首页> 故事会> 正文

鬼邻居-笔名:于湜

来源:鹤岚资讯网
  

这是发生在我小时候的事:父母带着我和十岁的弟弟住进了新租的平房,房间挺大,不是正房,长年照不到阳光,屋里又暗又潮,三伏天在房间里也会觉得冷飕飕的.吸引我注意的,是房屋里有个单人床.很奇怪,屋里有火炕啊?是上个住户搬家的时候拿没走吗?那时候床还是个希罕玩应儿,虽然床zhenkongbu.com不如火炕暖和,但我和弟弟都吵着要睡床,床很小,两个孩子睡不下,父母以弟弟年龄小,先让他睡几天,再轮到我睡床。没几天,弟弟嚷嚷着床冷让我睡。我躺在床上,冷的睡不着觉,被子盖得再严实也总感觉有冷风钻进来。迷迷糊糊间,我似乎看见,屋顶有一个人掉了下来!压在我的身上,掐住我的脖子,力气大得离谱,像是要扭断我的脖子,我拼命挣扎着,喊叫,企图吵醒父母,却发现出不了声!隔着被子也能感觉到她冰冷的体温,惨白的肌肤,凌乱的长发盖住五官,她很瘦像是营养不良的非洲难民一样,体重却不轻,压得我肋骨快断了,内脏破体而出!感觉到我的心脏快停止跳动了,呼吸愈来愈急促困难,喉咙痉挛着,死神正在向我招手!我不甘心就这样,死的不明不白的!我才13岁,还没有长大呢。求生的欲望支撑勇气,渐渐无力的手,又开始拼命挣扎起来。“啪啪,啪啪”有人拍我的脸,抓住我的手,“晓晓,晓晓,起来啊!你做噩梦了!傻孩子,怎么自己掐自己的脖子呢?!”耳边响起带着哭音的女声。我睁开眼睛,激烈地咳嗽着,大口大口地呼吸,浑身颤抖不止,冷汗浸透睡衣。母亲坐在床边死死握着我的手不放,哭道:“傻孩子你是怎么了?瞧瞧你弄的。”父亲拿镜子到我的面前,我仔细的看见镜子里我的脖子上清晰的淤痕还有血丝,那是我的指甲留下来的。这怎么可能呢?那濒临死亡的感觉是那么真实,居然是我自己造成的?我看着父母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说道“你们看到我是用哪只手掐脖子的?”顿时父母的脸苍白如纸,惨白的就像是压在我身上的长发女孩一样。是的,我的左手因为八岁那年淘气受过伤,不要说是力气了,就是拿一瓶矿泉水都费劲呢。父母死死盯着我无力的,颤抖的左手,似乎想不通为什么一只残废的左手怎么突然有力气差点掐死自己? 母亲哭声更大了,嚷嚷着要搬家,父亲沉默不语。唯一不受环境影响的是我的弟弟,睡得那么香甜。 翌日,父母找新房子要搬家,屋主二话不说主动把钱退还来,就是希望父母不要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说出去,听着意思我不是第一个受害人了?后来听房东说:原来这屋是住着一对小情侣来着,都是孤儿,女孩生病了没钱治,男孩去打工挣钱,走时让女孩等他,治好她的病,他们好结婚。刚开始还有联系,后来音信全无,还以为男孩扔下女孩跑了,后来才知道,男孩出车祸死了。那时候联系一个人不方便,好不容易打听到了消息没想到却出这事了,女孩受不了打击上吊死了。房东帮她料理了后事,找几个不知情的人把屋里收拾一下,床,就是那里时候留下了的。这几年也有住户刚搬进去就又搬出,有人说看见一个女孩在屋顶飘,也有人说半夜能听见其他的声音,而我是最严重的一次了,差点丧命。房东让我好好想想是不是我做过什么或是说话不小心得罪了她?我仔细想了想,觉得应该是这件事得罪她了,记得第一天搬家时大扫除,我因为对床好奇所以先收拾床,我从床板的夹缝里找到一个戒指,说是戒指其实就是用薄铁片围成的,上面布满了铁锈,戒指面上还有划痕,看不清楚似乎是字,很普通的一个小东西,估计扔在大街上都没人看一眼,还嫌它碍眼的踢到一边去呢。我也没在意,顺着窗户扔了出去。房东大急,让我们赶紧找到戒指放回原位,几个人在我扔戒指的地方寻找着,很快就找到了,阳光下破旧的戒指面上的划痕能勉强看清,两个字小茹,我心想这应该是那个女孩的吧,她男朋友走时送她的,想不到人却再也回不来!把戒指放回床板的夹缝里,心里默默地说:“我把东西放回原位了,原谅我吧!”从此我平安无事。并养成了不随便动别人的东西,哪怕是自己的家里。谁知道又会不会犯了人家的忌讳呢?

鹤岚资讯网